科尔沁部 的基本信息

  •   科尔沁部 - 清代蒙古贵族之首。

  •    清代蒙古贵族之首--科尔沁部

      科尔沁部1科尔沁,在一些明清史料中亦作火儿慎、好儿趁、廓尔沁等,其实这是音译的不同,都是指蒙古科尔沁部落。据有人考证,蒙语的“科尔沁”,原意是指成吉思汗时皇帝卫队中专门披弓挂箭的战士,也就是弓弩手,由成吉思汗的胞弟哈布哈萨尔亲自指挥。这位勇猛善战的弟弟辅佐着哥哥,在统一北方草原的战争中,建立了不朽的军功。1206年斡难河源聚会,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国,赐予他四千五百封户,封地在水草丰美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历经元朝一代,其后裔都在这里驻牧,繁衍出众多的蒙古部落。时光流转到明朝洪熙年间,1425年哈布哈萨尔第十四代子孙中有位名叫奎蒙克塔斯哈喇的部落首领,为了躲避其他蒙古部落的攻击,率其部众向东移牧到嫩江流域。为别于同族中已有的阿噜科尔沁部落之称,自号嫩江科尔沁,后来径称科尔沁部。奎蒙克塔斯哈喇有两个儿子。长子博第达喇,号卓尔郭勒诺颜;次子诺扪达喇,号噶勒济库诺颜。兄弟二人都是科尔沁部的首领。后来博第达喇又生了九个儿子。其中第三子乌巴什,号鄂特欢诺颜,率领部分部众单独游牧,形成了郭尔罗斯部;第八子爱纳噶,号车臣诺颜,仿照其兄,又自称杜尔伯特部;第九子阿敏,号巴噶诺颜,相沿此法,也自称札赉特部。博第达喇其他六个儿子和诺扪达喇的一个儿子仍称科尔沁部。由于科尔沁、郭尔罗斯、杜尔伯特、札赉特这四部同祖,所以其首领们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常观点相近,步调一致,在内蒙古东部地区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蒙古部落群。随着牧场的扩大和人口的繁衍,以科尔沁为首的四部逐渐南下,成为北起嫩江流域,南到西拉木伦河流域的广袤草原的主人。这片地域也常被称为科尔沁大草原

  •    清朝皇帝娶科尔沁部之女为后妃

      这在清朝前期表现得最为明显。在本文前述的1612年明安之女嫁给努尔哈赤,1614年莽古斯之女嫁给皇太极之后,到1625年宰桑也将女儿嫁给了皇太极,此女1636年封永福宫庄妃,1638年生福临,后为孝庄文皇后。1634年宰桑又将孝庄的姐姐嫁给皇太极,此女1636年封关睢宫宸妃,最受皇太极宠爱,不幸早卒,死后追封敏惠恭和元妃。到1651年,宰桑长子科尔沁和硕卓哩克亲王乌克善之女、孝庄的侄女,被清世祖福临册为皇后,后来被废,降为静妃。1654年,宰桑次子察罕的儿子、科尔沁镇国公绰尔济,将两个女儿都嫁给了福临。姐姐被册为后,即孝惠章皇后;妹妹封为妃,即淑惠妃。推算起来,这两姐妹都是孝庄的侄孙女了。这样的联姻,呈现出一些复杂的情况。明安和莽古斯本是兄弟,却分别将女儿嫁给了努尔哈赤和皇太极父子;孝端与孝庄、宸妃本是姑侄两代,却先后同嫁了皇太极一夫;福临与绰尔济本是姑舅表兄弟,却娶了他的两个女儿为后、妃。这种通婚联姻尽管从今日风俗看来不合伦理,但在当时的满蒙礼俗看来完全正常。在清代,蒙古族皇后共有六位,其中四位出自科尔沁部,而且皆属宰桑家族,即上述孝端文皇后、孝庄文皇后、清世祖废后和孝惠章皇后。82e3txi2h1k r

      与科尔沁部的姑娘嫁往清宫的同时,清朝皇室的公主和格格也下嫁科尔沁部蒙古王公。清代的皇后之女封固伦公主,嫔妃之女和由中宫抚养的宗室之女封和硕公主。宗室中有封爵者之女皆称格格,其中亲王女称和硕格格为郡主,郡王女称多罗格格为县主,贝勒女亦称多罗格格为郡君,贝子女称固山格格为县君,镇国公和辅国公女称格格为乡君。其他宗室女皆谓宗女。公主和格格的丈夫称为额驸,是满语,即汉语的驸马。固伦公主之夫为固伦额驸,和硕公主之夫为和硕额驸;格格之夫依次为郡主额驸、县主额驸、郡君额驸、县君额驸、乡君额驸。据有资料介绍说,清代共有一百一十八位公主格格下嫁蒙古各部落,其中嫁往科尔沁部的即有二十四人,占了五分之一。从《清史稿》来统计,从清崇德年间到嘉庆年间,六朝共有十二位公主嫁往科尔沁部,其中六位嫁入了宰桑家族之门。

  •   到明朝末年

      以努尔哈赤为首领的建州女真人崛起于白山黑水之间,开始以赫阿拉

      科尔沁部2(今辽宁新宾)为根据地吞并附近部落。海西女真的叶赫等部落感受到威胁之后,便设法联合附近的蒙古部落进行反抗。起初科尔沁部是站在对抗者之列的。在1593年,叶赫部首领布斋纠结了几个女真部落,并联合科尔沁部首领翁果岱及其堂兄弟莽古斯、明安等,共同组成了九个部落的联军进攻努尔哈赤,史称“九部联军伐满洲”。双方浑河岸古勒山一战,努尔哈赤巧妙用兵,以少胜多,九部兵马一败涂地。结果布斋被杀,科尔沁部的翁果岱、莽古斯被俘,明安逃遁。在军事打击的胜利之下,努尔哈赤又采取了怀柔政策,将俘虏的科尔沁部首领赐锦衣战马优待放还。翌年,明安向努尔哈赤遣使通好,努尔哈赤亦崇礼相待,双方开始有了些和平交往。此后一段时间内,双方时战时和,但在军事上努尔哈赤占有一定的优势。在他利用这种优势地位不断使用恩威并施的政策之下,双方逐渐结盟,并出现的联姻。在1612年,努尔哈赤遣使往科尔沁部提出聘女为妃,欲结姻戚,明安遂将女儿嫁与。1615年努尔哈赤又纳科尔沁部孔果尔之女为妃。自此清朝皇室与科尔沁部相互嫁娶不断。与此同时,双方在军事行动上的协助也已开始,清军八旗劲旅的金戈铁马曾助科尔沁部打退蒙古察哈尔部林丹汗的进攻,科尔沁的铁骑洪流也为清王朝统一女真、征服蒙古、讨伐明朝的战争立下赫赫功勋。到1626年,科尔沁部已在各蒙古部落中率先归附清朝。1636年清朝开始对蒙古各部首领授官封爵,并推行盟旗制度。科尔沁部被分为左、右两翼,各有前、中、后三旗,共六旗;并附上郭尔罗斯部前、后二旗,杜尔伯特部和札赉特部各一旗,十旗组成一盟,名为哲里木。会盟地点定在今兴安盟科右中旗西哲里木之地。这标志着清朝与科尔沁部双方君臣关系的最终确立。当时的哲里木盟地域辽阔。大致在现在的齐齐哈尔到哈尔滨的铁路线以南(包括以北的林旬县),哈尔滨到昌的铁路线以西(不包括扶余县),从昌向西到库伦旗库伦镇一线以北(以南还有一小部分),从库伦镇向北经开鲁县开鲁镇再经扎鲁特旗鲁北镇,往北直至洮儿河和嫩江上游一线以东,这其中就是清代哲里木盟的属地。清朝统治者以这种武力与怀柔相结合的方式征服了科尔沁部,也循此统一了蒙古各部落。立国之后,还用这种政策来巩固对北部边疆的统治。在怀柔的各种方法中,满蒙联姻和封爵占有重要的地位。在这两方面,科尔沁部在清代蒙古各部落中都居于首位,其中最突出、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孝庄出身的宰桑家族。

      宰桑,有的史料中称为寨桑,其实也是蒙语音译的不同。他是哈布哈萨尔的十八世子孙之一。其父就是本文前述在1593年与女真族叶赫等部联合抗击努尔哈赤,后来兵败归顺的莽古斯。满蒙联姻开始后,莽古斯在1614年将自己的女儿、宰桑的妹妹嫁给皇太极,此女即后来的孝端文皇后。宰桑的母亲清人称之科尔沁大妃,在天聪、崇德年间,曾数次往盛京朝觐。1636年她的女儿正位中宫。次年皇太极追封莽古斯为和硕福亲王,立碑于墓。封大妃为和硕福妃。她去世于顺治初年。宰桑的妻子名博礼,清人称之科尔沁次妃,曾伴其婆母多次往来于科尔沁草原和盛京之间,当然这其中亦有促进满蒙联合的政治目的。宰桑夫妇去世后,顺治帝于1654年追封宰桑为和硕忠亲王,博礼为和硕贤妃。其孙和塔遵旨立碑于他们的长眠之地。

  •   清朝的满蒙联姻

      科尔沁部3有别于历史上汉唐等朝的和亲政策。汉唐是中央统治者对边疆民族的单方面下嫁,而在清朝则是双方互相嫁娶,而且从清开国之前一直延续到清末不断,即所谓的“北不断亲”。为了使这种联姻关系固定化,清朝还建立了“备指额驸”制度。即规定在内蒙古的科尔沁、巴林、喀喇沁、奈曼、翁牛特、敖汉等归顺较早的十三个旗内,于王公贵族的嫡亲子弟及公主格格的子孙中,挑选十五岁以上二十岁以下,聪明俊秀者,将其衔名年龄注册登记后,于每年十月报送中央的理藩院备案。这些已上报姓名的蒙古青年,由其父兄于年节到京向皇帝请安时,各自带来,以备清皇室选为公主格格们的夫婿。在全国众多的蒙古部落中,被指定实行备指额驸制度的仅有十三个旗,其中科尔沁部即占五旗,可见在这个制度下,科尔沁部是得天独厚,享有殊荣的。至道光年间,仅科尔沁左翼中旗的公主子孙台吉、姻亲台吉就达到二千余人。由此管中窥豹,可想而知双方通婚频繁给科尔沁蒙古王公带来的是何等“浩荡皇恩”了。:ku

      正如《清史稿》所述,联姻使“科尔沁以列朝外戚,荷国恩独厚,列内扎萨克二十四部首。有大征伐,必以兵从”。在清王朝统一全国,平定各地叛乱,镇压人民反抗的多年战争中,科尔沁部的王公率领骁勇善战的蒙古骑兵与清军一起,披坚执锐,横刀跃马,在刀光剑影中所向披靡,于炮火硝烟里驰骋疆场,立下了显赫的战功。清王朝为了怀柔科尔沁部的王公,在联姻的基础上,更给予他们以显爵高位。当时内蒙古各部的封爵分为数等,依次为和硕亲王、多罗郡王、多罗贝勒、固山贝子、镇国公、辅国公,统称为王公;之下还有贵族,分一至四等台吉。由于宰桑有四个儿子,早年即各率所部与八旗清兵并肩作战,屡建奇功,所以在封爵的等级和数量上都享有殊荣。在此择其主要者开列于下,余者不述。

      宰桑的长子名乌克善,于1636年参加清太宗皇太极的登极大典,封和硕卓哩克亲王。本文前述过其女嫁给顺治帝,曾册为皇后,后降为静妃;其三子弼尔塔噶尔是雅公主的额驸,并袭其父爵。此爵世袭相传至清末共十五代

      宰桑的次子名察罕。其子绰尔济,于1652年初封镇国公,1661年晋封多罗贝勒。此爵世袭相传至清末共十二代。本文前述过绰尔济的两个女儿皆嫁给了顺治帝,即孝惠章皇后和淑惠妃。

      宰桑的三子名索纳穆,建有军功,未及封而卒。本文前述过其子奇塔特是固伦端靖长公主的额驸,1649年封多罗郡王。此爵世袭相传至清末共十代。奇塔特之孙科尔沁台吉班第,于1690年娶清圣祖所抚养的堂弟恭亲王常宁第一女和硕纯禧公主,成为和硕额驸。

      宰桑的四子名满珠习礼,于1628年娶清太宗所抚养的堂兄克勤郡王岳托第一女和硕公主,成为和硕额驸。1636年初封多罗巴鲁郡王,授科尔沁左翼中旗扎萨克,1662年晋封和硕达尔汉巴鲁亲王。其子和塔1665年承袭了和硕达尔汉亲王爵,停袭了巴鲁号。和塔之子班弟于1670年娶清世祖所抚养的堂兄简亲王济度第二女和硕端敏公主,也成为和硕额驸,并仍袭父爵。此爵世袭相传至清末共十二代。

      班弟之孙色布腾巴勒珠尔,于1743年初封辅国公。1747年娶清高宗第三女固伦和敬公主,成为固伦额驸。1752年曾承袭其父的和硕达尔汉亲王爵,后因罪被夺。1758年复以军功封和硕亲王。此爵降等承袭到清末已至辅国公了,共七代。

      由上述可知,在孝庄出身的宰桑家族中,莽古斯和宰桑都是清朝追封的亲王,其他成员多与清皇室结为姻戚。这个家族出过四位蒙古族皇后,六位皇室公主嫁入了家门。子孙们在清中期乾隆嘉庆年间,共有封爵十个,计亲王三、郡王一、贝勒一、贝子一、辅国公四;直至清末光绪宣统年间,仍有世爵八个,计亲王二、郡王一、贝勒一、贝子一、辅国公三。有清一代二百七十余年间,宰桑家族世居科尔沁左翼中旗,可称之是皇亲国戚,爵高位重,其显赫、尊贵与荣耀,在清代内、外蒙古中实为其他王公贵族可望而不可及。

      满蒙通婚联姻和对蒙古王公贵族加官晋爵,是清朝统治者笼络蒙古各部的怀柔政策之一,并非对科尔沁部独有。但因为在蒙古各部中科尔沁部归附较早,双方通婚自始即在最高层连续进行,其武力又为清朝所倚重等原因,所以他们对科尔沁部历来极为重视。清人张穆所撰《蒙古游牧记》中,载有乾隆皇帝巡幸科尔沁部时所写的这样一首诗:“塞牧虽称远,姻盟向最亲。嗣徽彤管著,绵泽砺山申。设候严喧沓,清尘奉狩巡。敬诚堪爱处,未忍视如宾”。在诗中,乾隆皇帝对历代姻亲的科尔沁部蒙古王公贵族,不忍以臣子和宾客相看,似乎很有一家人的感情。但揭开这“姻盟向最亲”“未忍视如宾”的面纱,可以看到的是,科尔沁部原是以成吉思汗之弟哈布哈萨尔的十四世子孙奎蒙克塔斯哈喇后代组成的蒙古部落,以血缘氏族关系为纽带而结成;联姻和封爵逐渐模糊了科尔沁部血缘关系基础上的民族意识,那些与清皇室结为世代姻戚并位居高爵的蒙古王公及其子孙,已成为清朝统治集团的成员。顺治皇帝曾告喻科尔沁等部“朕世世为天子,尔等亦世世为王,享富贵于无穷,垂芳名于不朽”。这句话即说明了,使科尔沁蒙古王公成为清王朝的忠臣,利用他们协助维护其统治,这才是真正的目的。这种怀柔政策推而广之到蒙古各部落,收到了良好的政治效果。康熙皇帝曾说:“本朝不设边防,恃蒙古部落为之屏藩耳”。这化敌为亲,人为长城,屏藩溯漠的政策,比土石筑起的长城更加坚不可摧。有清一代,广袤草原上的蒙古族始终没能联成一体来举族叛清,这是中国历代王朝少见的现象;显示出清王朝统治者在处理民族关系方面,比历代统治者都略高一筹之处;也可说是维护多民族封建帝国完整统一的重大成就。